kkriscy

【百万】上车(5)

300:

*请勿上升蒸煮


*请勿转载


*OOC做好心理准备


*半架空 双向暗恋


*标题想不出来瞎起的






“万万,你咋洗的这么慢咧。”白曜隆感觉自己在床上等了好久,慵懒地单手撑着脑袋玩着手机,随意屈起的腿似乎早忘了自己浴巾下的一丝不挂。


这小逼崽子,王昊骂了句脏话,好不容易在浴室做了这么久的心理建设,没想到敌人太强大居然用几近全裸年轻又好看的肉体诱惑自己。一定要给这孩子做做规矩,不能这么下去了。


“别总叫我万万,听着贼麻。”王昊躺到了床上,眼不见为净。


白曜隆翻了个身,眨着那小眼睛盯着王昊:“可我不想和他们一样都叫你老万。”万万这个称呼多好。


“为啥?”王昊打了个哈欠。


“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人。他们都没我喜欢你。”白曜隆半真不假地试探着。


王昊不自然地皱起了眉头,是这孩子太单纯还是是一个自己没看透的情场老手?一个人能在这么短时间能让自己如此卸下防备,这句直白的告白一下激发了王昊的自我保护意识。


看到王昊的动作,让白曜隆揪心,只能开口解释:“我的意思是你是我偶像嘛,你的歌迷不也很多人这么称呼你吗?”


果然王昊是个直男,似乎还挺不喜欢GAY的,白曜隆有点沮丧。自己不是GAY,但好像就是很喜欢面前这个人啊。


王昊本想说她们很多都是女生,你一个男生这么叫让人觉得贼奇怪。可说出口的话却是:“随便你吧。时间不早了睡吧。”


“嗯……晚安。”说完白曜隆挪到了床沿处,原本不大的双人床上空出了不小的空间。


 


白曜隆第二天一早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想伸手接电话却发现自己怀里多了一个活物。用手紧张的摸了摸床,自己确实睡在昨晚的位置一动没动,怀里的王昊应该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吧,开心!


看着怀里的人似乎很不悦被铃声打扰,白曜隆连忙接起电话。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白曜隆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几个今天醒来会在酒吧门口!!!!昨天就你一个还清醒的吧!把我们都丢在酒吧自己回去是几个意思?我打了这么多个电话你才接是皮痒了吗?”


DP的声音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有点害怕。


“小白啊,第一次来红花会的聚会就这么对师傅,你是不是皮痒了啊!”


“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壳总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们中间好像出了个叛徒,贝贝,老万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昊迷糊地答道:“丁飞,一大早吵醒爸爸干啥?”


这一聚会在电话那头可激起了千层浪。


“卧槽!刚刚是老万的声音?DP你不是打了小白的电话吗?”


“我弟这么牛X?”


“我们的万总就这么被搞定了?果然前天晚上有事情瞒着我们。”


“小白家挺有钱的吧,你说这聘礼够咱们红花会造一阵子的了吧。”


王昊听着越来越不着边际话才开始关注自己的处境。面前熟悉的大衣柜,熟悉的吊灯,但这抱枕的触感有点奇怪,低头一看自己的腿大喇喇地挂在“抱枕”上,好像还不巧压着了某人早晨很精神的地方。看来昨天没把他摔坏了,什么鬼!现在不应该想这个吧!王昊听着电话里叽叽喳喳的声音感到万分头疼。


“万万你醒了?早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白曜隆以为他哥终于挂了电话。随手把手机又扔到了床头柜上。


王昊尴尬地挪开了自己的腿,声音不小地训斥着:“你说好的睡姿好呢?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还有一大早他们打电话过来吵些啥呢?”


“那个万万啊,你起来看看撒,我就睡在床边上一动没动哩。是你自己跑过来的呢。”白曜隆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我哥打电话怪我昨天把他们几个全忘在了酒吧包厢没管,好像露宿街头了一晚上。”


王昊清醒过来也发现了是自己的睡相不佳引发的尴尬,但这是他的床啊,是这个死小孩占了他抱枕的位置,所以不怪他。刚刚白曜隆说把那些人忘在了酒吧,哈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必须让他们清醒的认识到之前自己对他们是多够朋友。


“来来来,把手机给我。我再给他们打个电话,要让他们知道世界上只有爸爸是爱他们的。”


白曜隆再次解锁手机才发现刚刚电话貌似没挂,没等自己挂了电话,手机就被王昊拿了去。


“老万你飞得很啊!”


“咋地,露宿街头舒服不?之前知道爸爸的好了吧。”


“劝你别太跳。小白重色轻友的账你怎么着也得分一半。”


王昊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说:“那是粉丝对于偶像的爱。你们只能羡慕着。”


“万万我去做个早饭,你先和他们聊。”


“yooooo~~老万我和你说刚刚你们的对话我可都录音了,到时候发到群里大家共享一下。原来我们的万总睡相差还主动投怀送抱。”


“删了录音我们还能做兄弟。”


“想都别想,再见!”


王昊还来不及怼回去就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第一次觉得自己以battle mc出道的嘴第一次有觉得无法回应的感觉。他和白曜隆这样的行为难道不能被理解为纯纯的兄弟情吗?王昊默念着你只把小白当兄弟,谎言重复一百遍就会成为真理,以自己的口条一定能超过那帮人的想象力的。


 


王昊闻到了厨房里传出食物的香气,填饱肚子最重要,麻溜儿地下了床冲进厕所刷了个牙,出来时正好看到白曜隆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


“万万你家冰箱干净的只剩下了一个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小包龙须面。你之前天天都吃些啥?”把两碗面放在桌上,白曜隆赶忙捏着耳垂给自己降温。


王昊盯着白曜隆挪不开眼睛,这个人怎么能将性感、单纯、居家这些看似相互矛盾的形容都完美地集于一身。Holy Shit I`m not gay!


“万万别愣着了,来吃面呀。”


白曜隆招呼着王昊,自己不客气地坐下来吸溜着面,吧唧着嘴。


不知道是自己饿久了,还是对面这小崽子吃饭太香,亦或者确实是他的手艺不错。今天这碗面总觉得特别的好吃,明明是一碗普通的阳春面却吃出了熟悉的家的感觉。藏在面条下面的溏心蛋,轻咬一口亮黄的半流体缓缓淌出,色香味俱全。自己记得家里那包龙须面是一人分的,鸡蛋刚刚听白曜隆说也就一个了。


“小白。”


白曜隆端起碗喝下最后一口汤应道:“咋了万万?做的不好吃?你咋就吃了几口咧。”不应该啊,明明吃过他做的饭的人都夸自己手艺好的呀。


“你是不是把面条和鸡蛋都给我了?”边说边拿过白曜隆的碗想把面条分给他些。


“没有,我这人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吃饭吃得快。”


“我家还有多少吃的我心里没点数吗?”居然被比自己小的孩子照顾了,王昊觉得很窝心的同时面子也不太挂得住,“你是嫌弃我吃过两口嫌弃了?”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嫌弃你。”白曜隆一听就急了,“我饭量小,吃那些够了。你多留点。”


王昊觉得自己再推辞显得矫情,也就不坚持,只分了少许面条和那被自己咬了一口的鸡蛋给了白曜隆。要是白曜隆敢嫌弃自己咬过的鸡蛋,自己一定把只穿着内裤的他立刻赶出家门。


“呲呲呲,万万你对我真好。”白曜隆小口小口尝着那鸡蛋,王昊要是不埋头造面条应该能发现白曜隆是顺着他之前那口的地方下的嘴,再配上白曜隆那副表情简直是世界第一王昊痴汉。


吃了个七分饱,连面汤都喝得干干净净,王昊夸道:“没想到你居然面条煮的这么好。软硬适中,汤也不错。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了。”


“那万万你搬来我家呀,我可以天天下面给你吃。”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白曜隆赶紧用心卖自己的安利。


“我阉了你信不信?”


白曜隆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开了个车,“万万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厨艺可好了。我会做锅包肉,酸菜鱼,小鸡炖蘑菇,红烧肉……”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小白啊,你那报菜名应该去德云社啊,咋就来了我们红花会啊。可惜了啊。”


白曜隆嘴撇了下来,他家万万居然怼他,心都不会跳了。


“别提让我去你家了,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还别说要是白曜隆那些菜都会做,自己还真的挺想搬过去的。王昊唾弃自己居然就这点出息。


“骗人……你昨晚明明睡得挺好的。”白曜隆毫不留情地戳穿了王昊的谎言。


“要我去住也不是不可以,”王昊说服自己是因为懒得找房子才会有所妥协,“但我一定要付房租。”


“行吧,那你现在租多少钱到时候打个对折给我呗。毕竟你和我一起住算合租嘛。”能和万万一起住了,朝夕相处,近水楼台先得月,想想就激动,


王昊总觉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从自己那晚上了这个富二代开的车之后一切都往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着。


“你为什么总想要我去你家住?”


白曜隆挠着头笑得憨憨的,七分真三分假的说:“我家有点大就我一个人住晚上怪慎得慌的,而且反正这么大的房子租出去一点还能赚个伙食费呢。与其找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不如找你呀。再说你是我的偶像耶!能和偶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简直人生赢家好吗。你住我家我还能随时向你请教和hiphop有关的事情,等于住了个免费的老师在家咧。”


听完这些理由,王昊开玩笑地说:“我怎么感觉我被算计了呢。”


白曜隆生怕自己弄巧成拙,连忙说:“你可以有一个随叫随到的司机,每天想吃什么和我说,我都给你做咧。我不会的可以学的,我做菜也可有天赋了。”


“现在我觉得你可能应该去新东方报道,”王昊安慰自己不要和小孩子计较,被算计了也吃不了什么亏。


不知道当王昊被白曜隆吃干抹净的时候有没有后悔今天自己的决定。


“那明天我就让我哥来一起帮你搬过来吧。”白曜隆生怕夜长梦多。


“这么急?我东西才理了一半呢。”


“我那啥都有,你挑着点重要的东西带着就行,要是缺什么到时候我们再去买呗。”


听完白曜隆的话,王昊脑海中只浮现出四个大字——壕无人性!




TBC



评论

热度(204)

  1. kkriscy千万别买色谱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