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riscy

上车番外之分手风波

300:

*一发完


*请勿转出lofter


*ooc都是我的


*和正文无明显关系可单独食用




白曜隆最近很不开心,他开始后悔听自家表哥和师傅的怂恿和王昊去参加那个选秀节目了。人出名了,网上铺天盖地的抹黑和一下子几何倍数增长的粉丝都让两人压力倍增,尤其是啥事都喜欢往肚子里搁的王昊,整个人都沉的不行。王昊不开心了,白曜隆也就不开心了。


最让白曜隆觉得受不了的是王昊的避嫌。


 


“万万这样会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小白你不懂那些人,只有网上做的彻底才不会让人留口舌。女人的直觉都太可怕,一点不留神她们可能就会发现真相。”


“发现就发现啊,我们本来就在一起了。”


“白曜隆,你能不能说话前过过脑子,不要这么幼稚。”


 


这样类似的对话在王昊一本正经地不让粉丝炒CP之后发生过数次,每次都以白曜隆的妥协画上休止符。


 


最开始王昊想避嫌,白曜隆仿佛就想和他唱反调一般,采访里可着劲提王昊。再到后来王昊冲他发了火,甚至连分手这种词都蹦出来的时候,白曜隆学会低调。


白曜隆变乖了,微博上不再给王昊留言互动,连转发都省了去。同款还在买只是不再一起穿出门了,拍照时从紧挨着对方变成了中间隔着好几个红花会的兄弟。


渐渐地两个人因为忙,连见面的机会也少了。白曜隆还是会发微信问王昊今天过得怎么样说说自己今天的情况,但王昊回复也就寥寥数字。


就这样昔日走哪都粘一块的连体婴儿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白曜隆翻着王昊的微博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简直就是个笑话,除了那些因为节目而暴增的cp粉处心积虑挖出来的糖,自己竟然找不到一点和王昊恋爱的证据。就连手机微信置顶里两人的聊天对话的最后一句也是三天前的一句互道的晚安。


 


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凌晨两点——12/24平安夜,两年前的今天他和王昊在一起了,两年后的今天他还是有个重要的事情想问问王昊。失去了往日的体贴,没在意已经凌晨,白曜隆直接拿起手机拨了王昊的电话,他心里居然希望王昊别接这通电话。


王昊刚刚朦朦胧胧地睡着就被电话吵醒,一肚子火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之后顷刻熄灭。


“喂,小白?”


“嗯,是我。你睡了吗?”白曜隆唾弃自己一听到那人的声音立刻就变得温柔的声音。


“没,正准备睡呢。”王昊倚在床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听过恋人的声音了。


白曜隆走到宾馆的落地窗前,看着凌晨依旧灯红酒绿的城市。


他深吸了一口气,问:“哥,能和你商量个事吗?”


王昊听到白曜隆叫自己哥愣了一下,明明是自己那时候要求他这么叫的,但为什么真的听到却觉得如此别扭呢。


“啥事,说吧。听着呢。”


“我就想问问我们避嫌要避到什么时候?”


王昊一听这个问题语气不耐烦了起来“你大晚上的打电话来就为了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们都谈过多少遍了……”


“哥,你听我说。”白曜隆点了支烟,“我只想说我觉得我最近做的挺好的,好到我自己都相信我们不是一对了。”


“小白……”王昊的声音有些发抖。


“哥,以后不用避嫌了。我们分手吧。你要是觉得不用互动那我就保持现状,要是你愿意再把我当兄弟那就和壳总他们一样走着就行。”白曜隆觉得这烟贼呛,还没抽就熏得人眼睛都有水雾了。


王昊紧紧地咬着下唇,没有回一句话,他再等白曜隆再说些什么。说刚才的都是玩笑,只是压力太大所以口不择言。


白曜隆也沉默着,他以为王昊会想两年前一样拉回自己,告诉自己嘿,我还喜欢你,怎么能分手呢。但直到手中的烟闪过最后一丝光亮熄灭,电话那头都没有回应。


“哥,平安夜快乐。早点睡吧,晚安。”白曜隆自认为帅气地说完了结束语挂了电话。


“嘟嘟嘟”


王昊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终于流下了眼泪。


王昊想,这个平安夜哪里快乐了?


白曜隆会快乐吗?终于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白曜隆爆发了,所以他们的爱情死亡了。


他以为这段感情会和之前的不一样,他以为能走的更远,可都因为他自以为是的想法再一次毁了。


那一夜,白曜隆抽光了带的所有的烟,王昊哭干了自己几年份的泪。


那一夜过后,他们还是彼此微信的置顶,他们还是旁人眼中的好兄弟。


 


“老万,这次年底巡演你会来的吧。”李京泽问道。


李京泽是第一个知道那两人分手的人,他也试着劝过那两个人但原本互相体谅迁就的两个人,却在这件事上拧不过劲来。


刘嘉裕说出了个重磅消息:“这次演完公司给放春节长假,而且怎么也是小白这段时间最后一次和我们一起演出了。”


王昊听到明显一愣:“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他和我说要去加拿大继续学业,暂时可能不跟我们的一些活动了。”


“他什么时候走?”


“他没和我说,怎么着也要过完春节再走吧。”


“嗯……”


之后他们的聊天王昊也没怎么听进去,整个人都在放空。


“哎,回神。”李京泽拍了拍王昊,“人都走了。”


“走了?”王昊一下子弹了起来,“怎么就走了呢?不是说春节以后才走的吗?”


“老万,我是说壳儿啊之他们都走了,回家去了。”


“哦……”


李京泽看着王昊的样子,还是开口了:“舍不得就再追回来。Keep real啊。年轻也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谢谢,我知道。”


 


今年最后一场的演出红花会的人都特别的燥,这么冷的天白曜隆硬是脱光了衣服发了福利。之前演出都是白曜隆跟着王昊满舞台转悠,这次变成了PGONE一会拉着白曜隆走了个全套,一会唱着唱着出现在了舞台另一边的白曜隆身后。


庆功宴大家都放开了一瓶瓶地喝着,只有王昊一个人抱着一大盒椰汁,来敬酒的一概回绝。


白曜隆的酒量差没几轮就喝大了,整个人晕晕乎乎地却精准地找到了王昊,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搂着王昊叫了句万万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王昊听到久违的称呼有些鼻酸,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脸彤彤红的白曜隆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白曜隆提前离开了。


“他们会和好吗?”刘嘉裕大着舌头问李京泽。


李京泽重重地拍了他背,一下子就把他拍在了桌上,说:“一定得和好!不然红花会就一下子少了两员大将了……不然你们当初挑拨他们去参加比赛的人良心都不会痛吗!”


“我良心不痛,背挺痛的。”


“当初是谁让这两人去比赛的!”李京泽也喝大了开始发疯,“站出来!爸爸教他做人!丁飞是不是你!”


“不是我!”丁飞连忙撇清责任,“不是贝贝你出的主意吗?”


“啊?”李京泽开始装傻,“那一定是你们记错了。”


 


王昊把白曜隆扶回宾馆的时候已经累得虚脱,缓了口气又把提前准备的醒酒药和蜂蜜水喂给白曜隆。没想到白曜隆睡得死愣是不张口,王昊只能用嘴一口口渡给他。明明两个人该做的不该做的早就都做了,王昊还是把自己整得满脸通红。


“咳咳……”白曜隆被呛了一下,把自己咳醒了。看到王昊红着脸在自己面前,被酒精统治的大脑还未清醒,糯糯地说:“万万,酒喝多了脑袋贼沉。”


王昊把白曜隆扶起靠在自己肩头,手指轻柔地在他的太阳穴打转,小声问着力道如何。


过了一段时间从醉酒状态中反应过来的白曜隆意识到眼前的人已经不是自己的万万了,他们分手了,他提的。


王昊感受到身上的热度将自己推开,“万……哥,我又喝大了。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


“小白……”


“嗯?咋了?”


“那个啥,我妈昨天打电话给我了。”


王昊没有把分手这件事和自己父母说,好不容易让他们接受自己变成gay的事情,现在再和他们说自己分手这件事,他怕他们受不了。


“阿姨最近还好吧。”


王昊有点庆幸昨天他妈来的电话,至少让自己有个由头可以向白曜隆开口。要是让他干巴巴地去直接服软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挺好的。她让我带你今年春节带你回家过。”王昊不敢去看白曜隆的表情,他怕那人会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啊?”白曜隆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王昊可能没有和家里说两人分手的事,“你没和她说呢?”


“没有……”王昊把手搭在了白曜隆的手上,却没有勇气握紧,“去年我去你家过的节。我妈只见过你的照片,她想见见你。你不想见见他们……见见美妞吗?美妞和我一样不喜欢陌生人打交道,但我觉得它会喜欢你……”王昊觉得自己失败极了,battle king告白的时候居然拿一条狗做挡箭牌,虽然美妞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狗。


白曜隆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没听出来王昊的意思。他笑了,感谢他的万万没有真的放弃他,他没有失去他。


“那我以啥身份去见叔叔阿姨和美妞?”白曜隆翻过手掌握紧了那只搭在自己手上的手,“万万,你去我家过节的时候我咋介绍你的你没忘了吧。”


听到那个熟悉的称呼,王昊知道自己再次新生了一次,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当然是以我男朋友的身份。”


“呲呲呲,”白曜隆捏了捏王昊的手,居然瘦的没原来肉了,一把拉过王昊箍在自己怀中,自己已经不记得上次这样抱着王昊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你没告诉你爸妈我们分手的事情吧。”王昊突然紧张起来,他怕给白曜隆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没,”白曜隆叹了口气,“他们以为是因为避嫌所以我们看起来疏远的。”


“不避嫌了。”王昊把自己闷在白曜隆胸口赌气地说,“反正我就是和你在一起了。”


“万万不是说对外就是兄弟情吗?”白曜隆顾及着王昊之前的考量,“微博上不互动就不互动,反正只要私下你别不理我就行。不对万一有狗仔呢?毕竟我们现在有名了……”


王昊愤愤不平地啃上白曜隆的嘴,恶狠狠地说:“去他妈的避嫌。微博删了回不来了,以后就微博不互动了,反正之前的我都截图了。”


白曜隆没想到王昊这么容易就看开了,“那拍到了怎么办?”


“拍到就公开。妈的说好要keep real的,我干嘛委屈自己。”


“粉丝们万一……”


“大不了再回underground,违约金我们慢慢还。”反正他们都没你重要,王昊心里默默地补充着。


“嗯嗯,都听万万的。”白曜隆眯着眼把王昊又往怀里紧了紧。


王昊脑海中总觉得有一件很重要是的事情忘了,但两人累了也就慢慢地依偎着睡了过去。


 


王昊第二天醒来时,身边的床铺空空如也,白曜隆的行李也不在房间内。


他想到了忘了什么,白曜隆这个兔崽子要出国!


“小白!”王昊径直往门口冲。


“砰!”


“啊!”


“万万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在房间里跑这么急?”白曜隆正好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身上还滴着水。


“小白你没走?”王昊揉着额头嘟囔着白曜隆的胸肌太硬。


“走?万万你在这,我走哪去?”


王昊猝不及防被撩了一下。


“就我看房间里只有我的行李没看到你的行李,所以以为你走了。”


“万万那个啥我们之前不是吵架了嘛,他们不是给咱开了两间房吗?昨天我应该就睡在你屋了呀。”白曜隆看着王昊紧张自己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的。


王昊这才想起,为了掩饰尴尬连忙问:“壳总说你要暂时停下和我们的活动,然后去加拿大读书?”


“嗯,那时候想说留在国内也心烦,不如出去丰富一下自己。”


“要读多久?”


王昊知道这个决定是因为自己而起,可想到分别,想到国外那些长腿小姐姐他就心里有些不痛快。


“三四年?我也说不好。”


看白曜隆说的轻松的样子,王昊安慰自己学生好歹还有寒暑假的。


“万万你和我一起去玩一圈不?”白曜隆挂在了王昊身上拿着手机寻思着点个啥外卖。


“能不去吗?”王昊决定自私一次,“异地恋很辛苦的。”


“啊?我就去报个到呀。一周就回来了。”


“你不是要读书吗?”这回轮到王昊蒙了,自己已经做好了独守空房数载的准备,现在告诉自己就去个一周?


“对啊。只要报道一下,我读的音乐系,只要定期看一下网络上的课程,通过邮件和教授交流。按时把作业发给他就行了呀。”


“卧槽……我以为你几年都不能回来了。”


“那我怎么放心留万万一个人在国内。这么久我回来后你都跟别人跑了怎么办?”


许久没见面,白曜隆看着王昊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青年男子的原始冲动渐渐展现。白曜隆向前顶了顶胯,“万万,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感受到身后的炙热,王昊呼吸重了起来,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面对恋人好看的肉体难免难以把持。


“万万今天我们没工作呢。”


“嗯……”


“那我们就在床上过一天吧。”白曜隆把王昊推上了床,“小白龙很久没见过万万了,贼想嘞!”


 


DP和贝贝本是打算来分别向两人道歉的,毕竟是自己蹿着他们参加的比赛。现在弄得为了不让两人尴尬,连订的房间都在走廊两头。本想着白曜隆比王昊好搞定先去找他的,可小白不在房间。


站到王昊房间门口都怂的不敢先敲门的两人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嗯嗯……不行了……慢……一点……小白……”


“万万……你明明缠我缠的可紧了……”


“啊!太过了……不要……太深……”


“忍忍……我们一起……万万……”


“啊……求你……”


DP和贝贝相视一笑,看来这两人的问题解决了。


接着原本都不敢敲门的两人,用力砸起了门。


“老万!开门!你贝爸找你!”DP扯着嗓子喊。


“万总!快开门!DP说小白不见了!DP他着急有事和你说!”李京泽跟着喊。


只听房间内传来乒呤乓啷的声响,门口两人很识相的叫道。


“壳总刚刚突然叫我们过去,老万你先休息着啊。”


“对对对,别急,我们晚上再来找你。”


“咚!”一声闷响,明显是屋内有人拿东西丢了门。


“万万他们走了我们继续不?”


“滚!”


 


END


 

评论

热度(354)

  1. kkriscy千万别买色谱仪 转载了此文字